天天飞车电脑版

褚時健的教子智慧:雞蛋從不放一個籃子里,兒子早出國,躲過風波

褚時健,一代人的偶像、一段不可磨滅的記憶、一名半路下船的領航員。褚時健去世了,他帶走了那個充滿機會,用雙手創造奇跡的時代。斯人已矣,但他的智慧卻值得我們不斷咀嚼咂摸。

褚時健的教子智慧:雞蛋從不放一個籃子里,兒子早出國,躲過風波

作為原紅塔集團董事長,褚時健對于經濟和管理的能力毋庸置疑,即便從滔天巨浪中死里逃生,經歷了人生的悲歡離合,他仍能以70歲的身軀創辦“褚橙”,完美的東山再起,不得不讓人感嘆:廉頗老矣,尚能飯矣!

除了對經濟的敏銳直覺,褚時健的智慧還體現在對兒子的教育和引導上。

兒子褚一斌出生于1963年,當時褚時健正擔任嘎灑糖廠副廠長,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爺倆這一生跟甜的東西聯系了起來。

大膽放手,讓孩子面對真實世界

褚時健忙于工作,沒時間照顧兒子的學習,于是褚一斌并沒有像姐姐褚映群那樣考入大學。

彼時,褚時健已經成為了玉溪煙廠的負責人,繁忙的工作讓他放松了對兒子的關懷,他只是想將兒子留在身邊,并沒有給兒子一個獨立的選擇機會。

褚時健的教子智慧:雞蛋從不放一個籃子里,兒子早出國,躲過風波

褚時健全家福,左起:褚映群、褚時健、褚一斌、馬靜芬

知子莫如夫,褚時健深知兒子的特點和秉性,于是為他鋪墊了一條由基層到高層的踏實進階道路。在褚時健的計劃中,兒子將從一名電器修理工干起,最終當上玉溪煙廠的領導。

可以看出,褚時健并沒有把在商場中無往不利的冒險精神加入教子計劃,他想讓兒子留在身邊,“繼承”蒸蒸日上的工廠。

年輕人總是叛逆的,尤其是在沒有被生活痛擊之前,總是有一種舍我其誰的傲氣,褚一斌也不例外,他無法忍受工廠單調的生活,于是向父親提出出國的請求。

褚時健思考了一番,最終決定同意兒子的請求。父親的態度出乎褚一斌的意料,他以為父親會大發雷霆,拒絕這件事,沒想到竟然獲得了許可。

褚時健提出了要求,兒子不能帶錢出國,一切開銷都要自己掙。

褚一斌同意了父親的請求,帶著簡單的行李到了日本,他的研學過程并不輕松,每天都要到餐廳兼職,否則就掙不到生活費。當然,這都是褚時健希望兒子經歷的苦頭,所謂慈母多敗兒,不想讓孩子承受挫折的教育是注定失敗的。臨近1990年,褚時健赴日考察,他專門到兒子居住的地方去看了看。褚一斌租住的地方十分逼仄,衛生條件不好,連獨立廁所都沒有。褚時健當時只是評價了一下兒子的居住環境不佳,但他沒有拿出任何錢給兒子,也沒有勸其換一個更加舒適的環境。

褚時健明白,褚一斌在日本的任務就是接受歷練,先苦后甜是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應該明白的道理。另外,年輕人鋼硬易折,最好的歷練方法就是被生活錘煉,即便最后無法達到繞指柔的程度,至少不會狠撞南墻不回頭。

高瞻遠矚的關懷

褚一斌在日本待了一段時間后,褚時健仍然沒有要求兒子回國的意思,也許在外人看來,父親似乎有點不近人情了,但從后來發生的事看,褚時健這種做法是對的。

1995年末,臨近退休的褚時健及女兒褚映群被人檢舉,他們因為貪污被立案偵查。1996年,褚映群在獄中自盡。直到這時,聽聞噩耗褚一斌才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既然兒子遠離了玉溪,就不要跟煙廠產生一絲一毫的關系。漂泊在外的兒子即便半路加入玉溪廠,并不會對廠子、家庭和個人產生任何影響,即便能錦上添花,也沒什么值得稱道的地方。可一旦回國,卷入玉溪廠的關系網中,萬一出事了,褚家就算全搭進去了,于自己、工廠和兒子本身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后來褚一斌離開日本,在廣東和香港一帶打拼,從事房地產事業,并小有起色。2001年,褚時健因糖尿病獲得保外就醫的機會。這一年成為一個節點,褚時健獲得了再次大展拳腳的機會,兒子褚一斌也準備轉戰金融行業。

得知兒子要投身金融,褚時健告誡兒子:不要總搞虛的東西,事業還是要以實業為主。

兒子天生對父親有一種矛盾心理:既敬愛自己的血脈來源,又想青出于藍,超過先人。就像希臘神話中宙斯對泰坦克洛諾斯的所作所為一樣:打敗父親,成為眾神之王。

褚一斌沒有拒絕老爺子,但并沒有放棄自己的選擇。

殊途同歸,父子同道不同路

2002年,父子兩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褚時健雖然蛟龍失水,潛德韜光,但憑借超人的能力,在云南創立了“云冠”(后改名褚橙)品牌;褚一斌意氣風發,在新加坡開啟了第二段事業,闖入金融投資領域,主營美國證券市場。事實證明,姜還是老的辣,2008年金融風暴,美國金融受到重創,褚一斌的事業遭到打擊。而褚時健的橙子卻賣到了全國,將一種單品水果做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此消彼長,父子二人心里有了一絲默契。

含蓄的父子情

2013年,褚時健覺得力有不逮,召喚褚一斌回國。經歷了春花秋月冬冰雪,褚一斌明白了父親的用意,將外地的物業悉數拋售,全心全意回了國。

褚時健是一個將工作當做一切的人,他從來不留給自己休閑的時間,如同一只沒有痛覺的比特犬,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盡管如此,褚時健也只是個由血肉之軀構成的凡人,他無法對抗歲月,無法解決日漸沉重的身軀,衰老一點點抽走了他的精力。雖然他曾經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但現在,他只是一名老兵,唯一牽掛的就是家人。他當年同意兒子出國,是為了保險,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他現在將兒子召回國,將一手建立的“褚橙”事業遞到了兒子手上,是把一只下蛋的母雞留給了兒子,留給他一個機會。

從褚時健讓兒子出去闖蕩,再到后來召回兒子。我能看到一個具有智慧的父親如何教育兒子:

孩子少不經事,如同一個武夫,應當用威權驅使他;孩子長大了,見慣了市面,如同一個文生,應當用軟術拉攏他。能剛能柔,天下沒有不聽話的孩子。

有些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悄無聲息;

褚時健死了,就像石子打了一個水漂,讓時代的水面打了一個寒顫。


最新資訊

天天飞车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