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飞车电脑版

真誠地愛自己,是一門重要的功課

t0160276b32425ed076.jpg

朋友原本是個歡樂可愛的姑娘,一次失戀之后茶水不思,寢食難安,長夜在宿舍樓的逼仄樓道里痛哭,一個月后形銷骨立,從此胃病纏身,被暴瘦之后的后遺癥憂擾至今。

這樣的女孩想必不少,亦舒《四部曲》里的女主角英寬失戀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流淚。一日出門,她站在華燈初上的寬闊街道上,看到成雙成對的年輕男女,“感觸入心,靠在燈柱上,忽然掩臉嚎啕。這時她的面孔尖削蒼白,宛如病人,女警要送她進醫院。”

人生海海,從來不乏一個為了逝去的愛情而傷害自己的傻姑娘。真誠地愛自己、呵護自己竟成了最難的一門功課。

電影《One Day》里,男主角德克斯特和女主角艾瑪經過十幾年的愛情長跑終于得以談婚論嫁之時,艾瑪卻在一場車禍中喪生。

美好未來化為泡影,德克斯特日夜縱酒,在酒吧里挑釁滋事,渾身傷痕地倒在前妻家門口,還遭到了小女兒的嫌棄。在父親的勸說下,德克斯特走出了墮落與消沉,開了家溫馨可人的小店。

他倚在門楣上守著一鍋羹湯,外人只見他沉默寡言,我卻為之深深感動。年少時輕浮浪蕩的德克斯特終于成長成了一個溫柔沉穩的青年人,談論起逝去的愛人時懷念、靜謐的陽光灑在他的眼眸里。

那里不僅有交織在過去的纏綿歲月,還有流淌向未來的光亮長河。

他用一個新的自己來緬懷已逝的愛人,一定也實現了艾瑪最真摯的心愿。

作家徐虹在《廢墟之歡》一書里提到我國著名的翻譯家伉儷楊憲益和戴乃迭。兩人在文革時期不幸入獄,他們的生活態度卻讓人為之動容。

“據說楊在監獄時,用肥皂盒養了一朵小花。那原本是窗臺上一攤鳥糞中的一粒發芽的種子。”

“戴乃迭在監獄里靠背誦中英文詩歌打發日子。愛清潔是她少年時代在英國所受的教育,現在她即使身處囹圄也難忘其源,竟然每天用牙刷把監獄的墻壁刷的干干凈凈。”

她甚至“在每次看守送飯時,都禮貌地說謝謝”。

在政治的血雨腥風中,他們用這種沉默而優雅的方式保全了自我,也用出獄后的長壽對抗了原本殘酷的歷史。

身陷囹圄卻讓心靈高貴地活著,以此支撐原本脆弱的肉體軀殼。這真是我見過的最真誠的熱愛自己的方式。

我最欣賞的一個女孩子,是大學的一個舍友。她讀很多書,堅持早睡早起,在宿舍的陽臺上擺一排小植物。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每天早晨都在一碗銀耳蓮子羹的撲鼻香味中醒來。只見她已經洗刷完畢,澆了花,捧著書守著一只可愛的小鍋煮粥。在我們一片睡眼惺忪中,她安靜的側臉如此溫柔從容。

受她影響,我也逐漸改掉了熬夜和賴床的毛病。早起的每一個清晨,空氣都格外清甜。后來恰好讀到了陶立夏在《分開旅行》中的一段話,她說“有段時間總是在大約5點的時候起床,看著窗外天光漸亮,晨風吹來露水的清涼,覺得擁有全部的時間,于是心中充滿希望。”

我雖做不到5點起床,但卻了解了舍友眉間的淡然平和從何而來。那些安寧舒適的習慣,那些在堅持愛自己的路上篤定忠貞的腳步,讓她的生活多了希望,多了與夢想亦步亦趨的力量。

我相信,那些像幼芽一樣深埋在生活中的力量,終有一天會變成無與倫比的光芒。那樣的力量,來自于對自己真誠而有原則的愛——有愛情但也有自我,有自信但卻不盲目,有夢想但不是空做白日夢。

真誠地愛自己,不是為了盡快地遇見愛情,而是為了遇見一個更好更從容的自己,以匆忙中的優雅換喧囂世界里的一片凈土。

這是一門最重要的功課,也是一門最難的功課,卻不枉我們用此生來完成。

最新資訊

天天飞车电脑版